保护论谈
最新动态
保护地与原住民
精细管理、社区参与:自然保护地该…
当脱贫攻坚遇到保护优先:自然保护…
原创:自然保护区岂能随意撤销
保护区变成了开发区?
加强自然生态保护区建设和管理
坚守一条红线 维护生态安全(在习…
驴友太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野游 …
老河沟:自然保护区的“改革开放”…
习近平: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绿色学苑 > 保护论谈
  
守望,只为虎豹啸山林——写在我省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一周年之际
作者: 来源:黑龙江日报 日期:2018-9-4 10:05:49 点击:8

 

“危险动物出没!”汽车行驶在通往绥阳重点国有林管理局暖泉河林场的公路上,道旁画着东北虎图案的警示牌在提醒人们,已经进入了位于绥阳局境内的黑龙江老爷岭东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也是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绥阳局试点的核心区域。距2017年9月我省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绥阳局、穆棱局、东京城局和东宁局举行揭牌仪式一周年的时候,我省东北虎豹保护都开展了哪些工作?记者来到密林深处探访究竟。

人退虎进 保护生态平衡

20多岁时,梁奉恩是绥阳林区数一数二的好猎手。在那个食物匮乏的年代,猎来的野猪狍子晾晒成肉干给儿子当零食吃,惹同学口水直流。40多岁时,梁奉恩将枪上交给公安局,下的套子,上山挨个解了回来,将锋利的短刀束之高阁,并开始劝阻其他人不再进行狩猎。今年,梁奉恩60岁了,他依然每天行走在山林里,作为WWF(世界自然基金会)任命的野生动物监测员,为动物保护提供资料,拍摄到许多珍贵影像,还随时准备解下各种钢丝套,喝阻盗猎者。在老梁眼里,“虽然想看到虎踪、豹迹总是要跋山涉水地寻找一番,但多年的生态保护正在显现成果,尤其是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的成立,让这片土地离虎豹成群啸山林的日子,并不遥远。”

2011年,绥阳局积极参与到东北虎“回归——安家计划”,正式启动东北虎自然保护区建设工作。他们划出6个林场71278公顷,建设、申报,当年就成立了省级东北虎自然保护区。3年后,保护区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17年,保护区被划入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绥阳试点。记者在绥阳局新建的标本馆和宣教馆里看到大量资料、动植物标本、示意图表以及详实的记录片。这些无不昭示着:由于保护措施得力,居民保护意识增强,科技和资金大量投入,保护区内生态恢复良好。密林深处,野猪成群,狍子聚堆,黑熊漫步,鸳鸯戏水,虎豹频现。

与绥阳局比邻的穆棱重点国有林管理局,也在为生态采取保护行动。在我省森工林区停伐前,他们就主动“放弃”采伐部分林木资源丰富地区,成立了穆棱东北红豆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穆棱六峰山国家级森林公园,开启了国家一级保护野生植物东北红豆杉和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东北虎、东北豹、原麝、梅花鹿、金雕等动物的保护之旅。

每年秋冬两季,森工所属绥阳局、穆棱局、东京城局和东宁市这几个东北虎豹国家公园试点区,都组织人员开展清山、清套工作;加大反盗猎力度,与园内居民签订反盗猎责任状;各部门联合执法,有效保护了东北虎豹的生存环境,野生动物种群呈现出恢复性增长趋势。就绥阳局统计数据显示,较2011年相比,野猪由每平方公里0.57只增加到1.79只,狍子由每平方公里0.87只增加到2.8只,梅花鹿由每平方公里0.03只增加到0.1只。

保护不是封闭。为了进一步提升科技建区水平,林区各地还相继与世界自然基金会、北京师范大学、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学院、国家林业局大型猫科动物研究中心、省林科院野生动物研究所展开了科研监测、有蹄类动物调查等合作;并与俄罗斯豹地国家公园、珲春、汪清灯保护区达成了数据资源共享合作保护意向。

虎豹公园 召唤“王者”定居

近年来,作为肩负守护“大粮仓”以及国家生态安全历史重任的森工林区开始大幅调减木材产量,曾经的砍树人变身种树人、护林人。进入2014年,随着黑龙江重点国有林区的全面停伐,野生东北虎豹的活跃度再度升温,在当年10月,就首次拍摄到了珍贵的野生东北豹影像。如果说,森工停伐后多次拍摄到野生东北虎豹影像是“王者”对于林区生态保护的肯定,那么,成立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就是林区召唤“王者”定居的美好契机。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域涉及我省区域42.32万公顷,占国家公园总面积的29%,包括绥阳林业局的10个林场所(含老爷岭东北虎国家级保护区);穆棱林业局的东北红豆杉国家级保护区和1个林场(国家森林公园)以及东京城林业局的3个林场。

为做好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统筹推进工作,我省成立了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领导机构,全面组织、协调试点工作的开展;狠抓部署落实,全面推动试点工作的实施;积极争取国家资金支持监测网络建设,提升国家公园能力和水平;开展机构编制情况的调研、基本情况调查摸底;配合做好规划和实施方案编制工作;开展各类交流活动,进一步加强宣传工作。

省森工总局、省林业厅及其试点区林业局加强对试点区域内生产生活活动的管控;省发改委、森工总局、国土资源厅等8个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黑龙江省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域生态保护和管控的通知》,停止在试点区域内审批矿业权、征占林地、散养放牧、砍伐、开垦等活动,保护东北虎豹栖息地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和原真性;积极开展了东北虎豹的野外监测和对东北虎豹种群及其栖息地的保护工作,组织人员进行野外巡护,利用远红外自动相机进行监测,及时掌握东北虎豹野外分布和种群情况,适时开展巡山清套等反盗猎活动以及野外补饲活动;2018年2月,与世界自然基金会等组织和单位合作,共同举办了点亮东北虎回家之路——第三届中国东北虎巡护员竞技赛活动,提高了巡护员工作的积极性和工作能力,增强了社会公众对巡护员工作的认知度和关注度;通过多种方式的宣传引导,增加了社会关注度,扩大了影响力。

据统计,自2016年以来,森工系统各地组织的清山清套活动累计1800余个,有效确保了东北虎豹野外种群的生存繁衍安全。东宁市停止了虎豹公园范围内的各项涉林人为经营活动,并清除了公园范围内的远耕点。同时,将虎豹公园试点区域周边各林场所有的林辅农田全部收回,并于2018年春天全部还林。

巍巍山林 期待虎啸豹跃

2000年,国家“天保工程”正式实施。在这之前,野生东北虎曾经一度消失了几十年。近年来,东方红、绥阳等林业局施业区内,野生东北虎频现。我省森工林区在老爷岭、完达山脉等地已成功拍摄到野生东北虎实体、足迹、粪便等活动信息近30次;监测到野生东北豹活动信息4次。至此,老爷岭保护区第一个野生东北虎基因库,以及野生东北虎、东北豹花纹库已经建立。种种迹象表明,野生东北虎、豹已在我省森工林区的大森林里安了家。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的成立,对于修复东北虎豹迁移、扩散廊道,保证未来野生种群扩散,有着不可尽诉的重要意义。

随着廊道建设的日趋完善,东北虎们的身影、足迹已经不再局限于绥阳至吉林珲春这一区域,在森工系统的穆棱、东京城、大海林、桦南、林口、山河屯等局也多次频繁现身。东北虎和东北豹能够回归它们的故乡,意味着黑龙江生态系统已经得到有效恢复,生态建设取得可喜成果,同时这也为中国的虎豹保护工作再升级奠定了重要基础。